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电动玩具 >

是因为 我觉得这样舒服、方便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1-06 04:12 浏览:

  2017年,一位女侦察兵退伍,重新回到了大学校园,重拾了校园生活。她就是宋玺。

  她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五批赴亚丁湾护航编队里唯一的一名女陆战队员,赴亚丁湾、索马里执行过护航任务。2018年,一部电影《红海行动》爆红,电影中一位女兵去解救人质的行动更是让人感受到了女军人的力量。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习主席称赞说,她和她的战友们就如同《红海行动》中的那名女兵。

  对大多数人来说,女兵,依然是个神秘的字眼。虽然在军事现代化发展下,女兵与男兵之间的性别差异正在逐渐缩小。除了医院、卫生室,文艺部、军事电台、报刊等宣传工作基本以女兵为主外,飞行员、海军和特战部队中也渐渐不乏女兵的身影。

  有数据估算,每年参军入伍的新女兵人数也已经超越10万。虽然有所增加,但是部队对女兵的需求也在增长,相对而言,女性数量仍然不足。虽说物以稀为贵,但部队对入伍女性的要求却依然很严格,能够最终进入部队的女性在各方面都经过层层选拔。很多女兵在进入部队之后,都会进一步学习文化知识,在退伍之前就已经考取了军校。

  2019年1月21日,宋玺荣获由联合国妇女署和网易新闻联合举办的“2018女性传媒大奖”。

  不用车接,也不用车送,一个双肩背包,她就来到了会场。忙碌的工作人员甚至没能在第一眼把她认出,因为她实在是太像一名来学习参观的学生了。化妆间等候时,她就笔直地站在一角,安静地用手机阅读资料,背包自然地放在身旁脚下。

  弃笔从戎之前,她的履历已经足够精彩,作为北大学子,她已经拥有了“学霸”的高光时刻。

  宋玺出生于军人世家,父亲曾是赫赫有名的38军里的一名军人。成长于部队大院的她,从来没有人告诉她女孩子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她也成了别人眼中的假小子,不喜欢玩娃娃,就喜欢玩具枪,所有的压岁钱都用来购买“武器装备”,在家打易拉罐,出门打树叶。

  虽然一头利落的短发,但她很不喜欢“假小子”这种称呼,每当有人评价她声音和外表不搭时,她都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穿着打扮和行事风格,喜欢短发和搏击,并不代表不可以兼得可爱和柔美。

  她也曾“长发飘飘”,是别人眼中的美女,但她更喜欢短发和牛仔裤的方便自在;她并不喜欢化妆,但是她也会像恶龙囤财宝一样囤口红。

  父母也不会强制她做任何决定,所以她从小就很独立,这也养成了她思辨的思考方式。当她遇到想不明白的难题时,她不喜欢第一时间求助父母,而是倾向于看书,因为书里的知识会帮助她排除掉父母主观意愿带来的情感影响,客观地帮她寻找答案。

  即便这样,高考前,当她打算报考军校实现自己参军梦时,还是被父母强烈“扼制”了。妈妈希望她能够在普通高校完成学业,过一个安稳的人生。

  没能报考军校的宋玺,成了北京大学的一名学生。在校期间,活泼爱玩、文艺细胞丰富的她加入了北大学生合唱团,还作为领唱在世界级的合唱比赛中夺得两枚金牌。她还是活跃在学校舞台上的戏剧达人,经常出现在北大的各种文艺晚会上。

  大三时,海军在大学征收义务兵,她瞒着家人偷偷报了名,在一切落定,就要步入军营时,她才通知父母。

  妈妈得知后立刻炸了锅,联合老师一起给她做工作:“报国的道路有千万条,不一定要去当兵。”

  但她的态度也极其坚决:“我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为了去镀金,当兵是我21年来最认真对待的一件事情。”

  2015年,她以大三学生的身份正式入伍,前往南海舰队某新兵训练基地开始了部队生活。

  宋玺所在的班有十几位女兵,女班长毕业于士官学校,对她们的要求非常严格,擒拿格斗、拳卧撑,样样都不能比男兵差。

  “大家会对你更加严格,因为你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要想到他们给你的定位是,你读的书比别人多,你应该懂的事情也比别人多,你应该做得比别人更好。”

  第一天报到时,她手插裤兜东张西望,新兵指导员不留情面地批评她:“你这丫头怎么插着个兜,没个兵样?”

  从此以后,训练中的她“二”得不一般,哪怕是半月板受伤,疼得钻心,只能扶着墙走路,她也从不喊一声疼。战友劝她喊出来会好过一些,她却说:“喊疼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宁可冒汗掉泪也绝不喊疼。”

  战友送给了她一个“美丽的绰号”:“宋小二”。她很喜欢这个绰号,至今,她的微博昵称都是“宋玺小二侠”。

  在我国,包括海军陆战队在内的一线作战女兵,即便是生理期也要坚持训练。虽然不像正常状态下有很多跑跳动作,但是锻炼上肢力量的训练一样不会减少。

  女兵入伍之后,首先是长达3个月左右的训练期,之后再根据组织安排和个人意愿选择之后的岗位。

  在分组的时候,战友邀请她一起去当文艺兵,对于曾经作为合唱团领唱的宋玺来说,当文艺兵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她却再次暗下决心,她要去海军陆战队,要去当最优秀的兵。

  班长说她肯定去不了。海军陆战队是海陆空一体的部队,能去那里的人基本上意味着要十项全能。娇小的宋玺,在很多硬件指标上还达不到要求。

  班长的质疑,再次激发了她的“二”劲,她主动要求增大训练强度。别人做100个俯卧撑,她就做两百个;别人白天训练晚上休息,她晚上继续加练。

  成功进入一线作战部队,宋玺的敢想敢拼不仅得到了班长的认可,也赢得了妈妈的支持。然而,一切并没有因此结束。接下来,她又迎接了一项难度更高的任务。

  2016年12月中旬,宋玺作为唯一一名海军陆战女队员,前往索马里、亚丁湾,参与海军第25次护航任务,行程40余万海里,访问了8个国家。

  索马里位于印度洋西海岸,非洲中部,在中国的西南方向,距离北京8200多公里。中国护航编队前往达亚丁湾,一般需要10-15天。为保护中国航经亚丁湾、索马里海域船舶和人员安全,保护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船舶的安全,中国自2008年开始派遣海军舰艇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以伴随护航、区域护航和随船护卫等方式保护相关人员安全,并打击海盗。

  刚上舰艇的一个月里,宋玺每天都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她想,身为陆战队员,万一打仗,她一定要第一个上。但是后来发现,舰艇每天都是平稳地从A点到B点,再从B点回到A点,跟随商船和渔船在亚丁湾走来走去。她想象中的激烈冲突一直没有到来。

  那段期间,除了做一些后勤保障工作外,她继续发挥自己做学生时的专业优势,参与舰艇上开展的心理咨询活动,帮助战友缓解情绪。

  4个月后,就在她以为护航生活会一直安稳地度过时,她突然收到消息:他们遭遇了索马里海盗。

  2017年4月8日晚,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接到图瓦卢籍OS35号货船的求救:他们遭海盗劫持,船上19名船员的生命危在旦夕。

  她所在编队的玉林舰立即前往解救。尽管她的任务是在衡阳号护卫舰负责保障,但她也一样紧张揪心。她一直忍不住地想,前线的战友究竟遭遇的是怎样的敌人,他们能否安全地回来,他们何时能回来。

  等到16名中国特战队员最终将19名船员安全解救以后,被解救的叙利亚船员身披五星红旗大喊:“谢谢你中国。”那一刻,她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感到无比自豪。

  2017年,她结束了两年的从军生涯,重新回到北大读书。虽然脱下了军装,但她依然心系部队。

  在宋玺心里,那些和她朝夕相处、一同训练的战友们都是最伟大的英雄,因为他们随时随地都准备着,为了任务而奉献他们的全部。

  即便是退伍之后,宋玺依然会时刻关注战友的动向。某一天,她看到一位班长发布了一条打着马赛克的朋友圈,在这个朋友圈的封面上,她只能看到三个字:决心书。对于军人而言,宋玺再明白不过,决心书就等同于遗书。

  她经常会想,究竟是怎样的力量会让他们在生命最美好的时候,愿意写下一封遗书,去踏上一条未知的路。

  那或许就是信仰的力量,因为他们希望在他们的保护下,生于和平年代的人们,可以过得平稳、幸福。

  “穿过军装之后,我心里始终有一个信念,无论在哪里,要能担当一些东西,奉献一些东西。”

  对于退伍后的奖项,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她担心自己稚嫩的肩膀承受不住如此多的荣誉。

  在我们联系到宋玺时,她内心有很多犹豫,她不认为自己能够成为谁的榜样,也不觉得自己做出了多么突出的贡献。但她也明白,她不单单代表自己。她的出现,会鼓励更多的女孩勇敢追梦、勇敢做自己。

  在海军陆战队这个由男性占主导的领域,宋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女性的力量,同时,她也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够鼓励更多女性行动起来,为自己证明。

  宋玺:我不是特别喜欢这些标签,但我能理解,对别人来说,认识一个人肯定会借助标签。我认为各行各业都需要找出一个代表,他和别人有所不同。对我而言,我在大学生群体里和其他人有不同之处,但也不代表我有多优秀。

  这个标签对我来说其实是有一点压力的。“最美”标榜的是一些比较吸引人的特质、被当代主流社会承认的闪光点。如果这个标签对其他人或者对小朋友有帮助,让他们知道也有这样的人生可供选择,能起到一点激励作用,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的个性会让我在受表扬时感到不好意思,但是这也算一个让我自己不要变坏的动力吧。

  宋玺:其实当兵这件事情,我不能说自己成功了。如果是成功了,那应该一直在部队并且取得一定的成绩。但就目前对我来说,算是人生中的一种体验吧,说大一点是给我抹上一层鲜亮的军人本色,这就已经很知足了。就学习而言,我和我身边的朋友相比,很多方面还是有差距的。

  但是我们不能总是跟别人比,我只是觉得我自己喜欢做什么、认可做什么,我就去做,我并不觉得我一定要比别人强。

  宋玺:我一直是一个比较喜欢享受生活的人,现在我知道有很多事情是需要我去做的,会主动去承担一些责任。我以前不认为自己能做点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去做一些事情,当然如果做不成,我也不会嫌弃我自己。

  宋玺:男兵和女兵的差别很大,我刚进部队时觉得,虽然我是女性,但是我也能做男性可以做的事情,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你非要和男兵比身体素质,十有八九是比不过的。

  部队生活让我发现,一来自身身体条件受限,二来男兵和女兵确实是不对等的,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逼迫自己做不擅长的事情,把自己能做的、想做的、擅长做的事情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在我们连队,班长对女兵的要求还是很严格的,女兵决不能比男兵差,即使你可能跑不过他们、打不过他们,但是作风上也一定要比他们强。

  我刚下连队的时候,班长让我们拳卧撑,地面上有很多小石子会硌得手疼,男兵班长看到后就会对我们班长说,你不要对人家这么凶。我们班长就会很生气,说:“你们撑着,看能不能撑过他们男兵。”男兵可能希望女性示弱,但是我们的士气还是在那里,不能让男兵笑话。

  宋玺:现代化战争并不只是体力的较量,更多的是科技的较量,女性在这方面没有比男性弱。我当兵训练到半途时也想过,女兵的优势是什么。后来我发现,如果真的在战场上,女性有很多特质,是可以做男性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大多数男兵是很冲动的,有些环境他们是应付不了的,都说男性“临危不乱”,但我觉得女兵其实是比男性更“临危不乱”,而且女兵想问题会很细致。

  对于保家卫国,男性负有责任,女性也有责任,我们会做我们更擅长的事情。如果男性非要一直保护我们,我们也很乐意。我们不是非要抢着去上战场,但是不能剥夺我们保家卫国的权利。

  宋玺:我个人觉得我们和外国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在外国海军中,她们总会有一位女舰长在,但是中国海军的女舰长是非常少的。舰上会有女性作为基础人员,但是指挥官数量上会少一些。在我国女性当兵的比例就很少,当然这和中国的社会现状是紧密相连的。

  宋玺:我有个外号叫“宋小二”,大家都觉得我有点二,我从小爱看武侠小说,觉得人都应该有点侠义精神,所以就叫“小二侠”。

  我比较喜欢古龙,他刻画人物都比较细腻,会描写很多人性的冲突,金庸在我看来太英雄主义了,我觉得不是特别现实。

  其实当兵和喜欢侠义精神也有关系,在当今社会,当兵应该是和侠义精神最为接近的了。

  宋玺:他们很多人说我像男孩子,还说我的声音和我的外表不搭,小的时候也有人会叫我假小子。我现在的穿着打扮和我的行事风格,是因为我觉得这样舒服、方便,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能可爱、柔美。这就是我的个人气质。

  心理学在出一些调查问卷的时候就会非常注重男女的平权,会避免使用明显男性化或女性化的形容词,尽量用与性别无关的词语代替。设计问题不会偏激,但也把守着底线,所以我觉得学心理学还是有益的,避免偏激。


 

Copyright © 盈彩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632005号 丨网站地图

搜索